•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上海丨房租减免终成空?剧本杀店被“房东们”卡住的免租之路 “减租为何这么难”系列报道之二

      上海丨房租减免终成空?剧本杀店被“房东们”卡住的免租之路 “减租为何这么难”系列报道之二

      编者按:距离上海全面恢复生产生活秩序,已经有一个半月的时间了,但一些小微企业主,依然在等待房租减免政策的落地。尤其是虽然产权方属国有,但转租了给私企“二房东”的生产经营场所,实际承租人要拿回减免的房租,当中不免会有纠缠和扯皮。

      事分两面,对于二房东,他们也是经营性行为,也要承担疫情带来的冲击,如果能积极配合落实政策,实际承租人也不应该进行过分的主张。但如果“房东们”玩消失、拖时间,相关部门应拿出方法,帮助实际承租人维护权益。

      三房东人在国外、二房东大房东联系不上,上海知名剧本杀店本来寄希望于房租减免解救店铺于危难,没想到可能只是一场空欢喜。像无头苍蝇找不到房东

      “莫慌·探谜推理剧社”在上海剧本杀玩家中享有盛誉,今年3月,“莫慌”刚刚投入了200多万开出新店,结果遭遇疫情被迫关门至今,刚刚投入的新店费用、两家门店提前交纳的房租,还有员工的工资五险一金,“缺钱”愁云一直笼罩在剧社主理人刘小只的头上。

      4月,刚刚获知国企房屋的租户可享受月租减免的政策,刘小只立马联系了两家店铺的房东;然而,令刘小只没有想到的是,一家店铺的三房东尚未回国,另一家店铺二房东直到前日才回复。

      上海丨房租减免终成空?剧本杀店被“房东们”卡住的免租之路 “减租为何这么难”系列报道之二

      ■“莫慌·探谜推理剧社”

      “4月我就主动联系了二店的二房东,一直没有得到回应。我又给市国资委服务专线打了电话,国资委给了我们国企大房东的电话,联系上后,对方告知我们政策正在落实中。”

      虽然曲折,好歹有了结果,但“莫慌”位于虹口怡景大厦的一店的免租之路则走进了死胡同。

      “我们一店店铺由隔壁的葡萄酒窖老板转租给我们,疫情期间,他去了国外,我们跟对方沟通免租或者寻求二房东联系方式,对方回复‘等我回国再说’。”

      “莫慌”一店所在地只有“莫慌”和葡萄酒窖两家商户,这让刘小只更感孤立无援。

      “我们现在是无头苍蝇,哪里有可以求助的信息,我们一定会第一时间去联系。”

      无路可走之下,刘小只拨打了12345、联系过行业主管部门、找过国资委服务专线,却始终没有联系上大房东和二房东。

      二房东差价让房租会有“缩水”吗?

      一店寻路无果,二店的免租也长期只有一句“正在落实中”。经历2个多月的不确定,7月12日,二店二房东终于发来了回复。

      “减免政策说6个月,实际到手估计3个月,具体什么时候落实,还要等大房东通知。”“莫慌”方面转述二房东的回复。

      “2022年免除6个月房屋租金,租期不满一年的按比例免租”是明确写在《百问百答》里的,“莫慌”二店租期覆盖了2022年全年,应该享受6个月免租,为什么到手只有3个月?

      上海市国资委3月31日发布的《上海市国有企业减免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房屋租金实施细则》(下称《实施细则》)中指出,“最终承租经营的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享受本次房租减免政策。其中,转租方为本市国有企业的,应当与房屋产权方以各自实收的租金为限共同承担减免的租金。”

      也就是说,减免房租金额以房屋产权方实收租金为限。那么,对于从“二房东”手上租房的个体经营者来说,这层“中间商”的房租差价并不包含在房租减免政策中。所以,“莫慌”二房东口中的“实际到手估计3个月”,指的是大房东给二房东的减免房租,折算成“莫慌”实付租金,确实是差不多3个月的金额。

      上海丨房租减免终成空?剧本杀店被“房东们”卡住的免租之路 “减租为何这么难”系列报道之二

      ■“莫慌·探谜推理剧社”

      事实上,因为房租差价让市场主体感觉房租减免被“缩水”的可能不在少数。

      6月底,Charlie's 粉红汉堡在其官方微信公众号中指出丰盛里二房东贝尔津“只给我们 1 个月不到的免租”。

      粉红汉堡与贝尔津签订了2022年半年的合同,按比例理应享受3个月免租。其实,也是因为“房租差价”让粉红汉堡以为二房东少算了免租金额。

      今年4月,丰盛里大房东静安置业发布《上海静安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应对疫情减免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房屋租金的公告》(下称《公告》)。《公告》中指出:“免租金额以租赁合同为准,不包括物业费、停车费等管理费用。”

      据悉,丰盛里一期由业主方静安置业与商铺直接签订合同,商铺享受到了实付租金的全额减免,而包括粉红汉堡在内的二期商家均与二房东贝尔津签订合同。

      静安置业方相关负责人介绍:“我们作为业主方与承租方贝尔津签订合同,并没有与次承租方粉红汉堡签订合同。按照政策,由我们减免到贝尔津,贝尔津再减免到自承租方。我们减免的是与贝尔津合同上的金额。”

      很明显,粉红汉堡以为“缩水的免租”,其实是贝尔津与静安置业合同中3个月的房租金额,由静安置业按政策免除,并由贝尔津落实到实际承租者身上。

      贝尔津方表示:“我们减免的政策都是严格按照相关的国家政策,根据业主方给我们的方案来的。”静安置业相关负责人也表示:“我们会监督贝尔津将减免金额‘穿透’到实际经营者,至于其中的差价部分,承租方和次承租方可以协商解决。”

      错过申请期的竹篮打水一场空?

      静安置业的《公告》中指出,减免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房屋租金的受理截止日期为2022年6月15日。

      目前,丰盛里二期的租金减免已经完成商家申请受理,贝尔津已将全部材料递交给静安置业。静安置业表示,租金减免递交的材料目前正在审核中。

      但刘小只这边的情况却不容乐观。二店二房东扔下一句“实际到手估计3个月”就没有后续了;一店的两个房东联系不上另一个没有回应,是否会白白耽误了免租申请期?雪中送炭的政策最后是否会变成竹篮打水一场空?

      “莫慌”两家店上半年的房租都已经提前交了出去了,200多万的新店装修费更是大出血,“疫情期间,房租占到我们每月总成本的90%。”刘小只告诉记者,其贷款额度已经用光,已经在考虑变卖个人房产维系店铺经营。

      “我们家店是预约制,这几次的预约放号都一抢而空,说明玩家对于我们依然充满期待。其他剧本杀店也对我们说‘你们店坚持下来,我们就还有希望’。所以我不能逃避,要坚持下去。”

      上海丨房租减免终成空?剧本杀店被“房东们”卡住的免租之路 “减租为何这么难”系列报道之二

      ■“莫慌·探谜推理剧社”

      来源周到上海

    • 0
    • 0
    • 0
    • 5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