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解密:张庭夫妇“TST庭秘密”被执法部门认定构成传销 到底是怎么回事?

      解密:张庭夫妇“TST庭秘密”被执法部门认定构成传销 到底是怎么回事?

      “红卡会员”制度涉嫌传销

      上游新闻记者从知情人处获得的这份由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下达的处罚决定书,针对的是TST庭秘密的运营主体达尔威公司。根据处罚判决书,早在2021年5月7日市场监管部门就接到了匿名举报,称有人通过“TST庭秘密”手机APP采取拉人头入会员的方式从事传销活动,该案于同年5月25日予以立案。

      该处罚判决书显示,达尔威公司于2013年6月起至2017年12月与上海的4家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采取微商代理的方式销售TST牌化妆品、生活用品。由微商代理直接从达尔威公司进货,之后自行销售。在这个过程中,达尔威公司负责提供广告宣传服务和培训,保康县市监局认定此阶段的经营模式符合商业惯例。

      2017年10月份,达尔威公司通过名下一家子公司开发了“TST庭秘密” APP,之后以该子公司名义线上运营,通过微信、博客、网站等平台进行宣传,并发展会员销售产品。

      问题就出在发展会员这一环节。处罚决定书称,在发展会员时,达尔威公司制定了奖金制度,经由几次调整后分为了“红卡会员”和“蓝卡会员”,其中“蓝卡会员”享受进货折扣,“红卡会员”不仅享受进货折扣,还能组建团队,按团队业绩享受销售折扣奖金、批零差奖金、自媒体教育推广奖金。

      上游新闻记者从“民间反传销协会李旭反传销团队”了解到,“庭秘密APP”用户分为会员与VIP客户,其中会员包括蓝卡会员和红卡会员,对于红卡会员中符合一定条件并成立公司的红卡会员,又称为创始人会员。

      “庭秘密”自有品牌产品以“庭秘密APP”注册会员推广销售为主,兼有天猫等面向消费者的销售渠道。旗下的红蓝卡会员在自用与分享中购买或销售产品,采用先销后采的模式,根据代理的不同等级(以每自然月业绩判断),给予销售折扣、折扣差奖金、推广服务费,其中“红卡”代理分为7个等级,各级别拿货价格相同,但不同级别的返利不同,因此团队业绩越高,返利越多。

      “随着业绩提升,你的提成才会高。”曾经是庭秘密代理商的赵华告诉过上游新闻记者,她的上线告诉她,进入这个行业没有门槛,进群后按照群内要求发布朋友圈即可,但等到她的下线来询问时,赵华才意识到,要给自己的下线开卡,就得先买2500元产品。

      此次,保康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认定,“蓝卡会员”属于一般消费者,对其会员的奖金制度符合商业惯例,无违法行为。但“红卡会员”制度要求被发展人员发展其他人员加入,形成上下线关系,并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作为依据,计算和付上线报酬的行为属于传销行为。达尔威公司作为传销行为的发起、组织、策划、管理者,构成了组织策划传销违法行为。

      决定书中披露,达尔威公司从2018年1月1日至2021年7月共发展会员707万余人,其中红卡会员65.9万余人。在此期间,达尔威红卡主营业务收入达91.7亿元,获利的1927.99万元被认定为违法所得。最终达尔威公司被要求立即停止传销行为,并没收违法所得1927.99万元,罚款170万元,合计被罚没2097.99万元。

      来源:上游新闻

    • 0
    • 0
    • 0
    • 4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任务
    • 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